三清山和婺源两日游

  • 来源:高赔率彩票
  • 点击次数:903

因为学会年会在上饶召开,我们虽不是主办方,但作为东道主,必要的组织和协调还是必要的。花花已很久没参加这学会的会议了,没曾想已经沦落到如此不堪。三天的会议竟然有两天半是旅游。领导讲话、三个专题报告、一个经验交流材料,一个上午就草草了事,一些大学教授级的学者专家也只能无奈的辩解说“因时间有限,就不展开讲了,课后可以把课件拷回去,自己看,有不懂的可以随时与我联系”。下午的上饶集中营的参观因公司有些事未陪同前往。而后两天的三清山和婺源一行,因省协会领导有事,花花就勉为其难滴陪同陪同吧。有人会说花花得了便宜还卖乖。其实花花不愿去的最主要原因之一,就是没有美女相伴,去的34人中大多是些老头老太,一路上花花得帮这老头提水替那老太拎包的,忙得不亦乐乎。导游前面领着,花花也只能是后面压阵的份了,这个累就别提了。因家与宾馆有些远,晚上就睡宾馆里,第二天清晨5点起床,5点半准时退房上车,一路无话,2个小时的车程,来到三清脚下,事前有过耐心等待排队上缆车的准备,但万万没想到这一等就差不多是一上午,从7点半直等到10点半,这大好的光阴如此白费的确可惜,唯一值得一提的是那满山的桂花香,熏得我们在等待中昏昏欲睡,直到广播里传来“254号请准备”的声音。经过30多分钟的缆车时间,再走上二十多分钟,便来到三清福地的山门,时间已经来到了11点半。路上只填了少许干面包的肚子已是咕咕直叫,导游一路宣扬的只能吃饱不能吃好的原则也再一次应验,9人一桌,五盘少得可怜的蔬菜,一碗扣肉,让花花着实不忍下筷,在尊老爱幼准则的指引下,花花草草滴扒了几口菜下了三碗饭。12点左右总算正式开始了这次的三清登山之旅,爬半个小时的台阶后便来到了西海岸。听导游说今天基本的旅游线路是西海岸――三清宫――东海岸。三清山,花花已是第四次来了,要不是东道主,花花是不会来的,但既然来了,也得给大伙儿做个简要的介绍不是,三清山位于江西上饶东北部,主峰玉京峰海拔1816.9米,雄踞于怀玉山脉群峰之上。三清山因玉京、玉虚、玉华三座山峰高耸入云,宛如道教玉清、上清、太清三个最高境界而得名。西海岸栈道是2001年修建而成的。“广宇之西曰西天,西天之云曰西海,西海之上凿石架阁为栈道,曰西海岸。”建成之际所立碑文中写道。西海岸栈道是在悬崖岩石中架出的,上接天庭,下临深渊。挨着云海,三千多米长,蜿蜒而行。走在上面,很有在悬崖上漫步的惊心动魄感。 一位徐州来的小伙儿和一南昌大媳妇都说有恐高症,双脚打颤满脸煞白,只能扶着内崖壁匍伏前行,花花这断后工作也够艰难,在帮忙背包提水之余还得牵着位小伙儿,那大媳妇,花花没好意思牵,如换成小姑娘,花花倒还可能考虑考虑哈。。

由于处在造山运动频繁而剧烈的地带,经过十四亿年的地质演化和风化侵蚀,三清山断层密布,节理发育,山体不断抬升,又经长期风化侵蚀和重力的崩解作用,形成俊雅的花岗岩峰林地貌。一路上峰体岩石多如被刀削般裂开,有的成人形,有的成笏状,有的如巨蟒出山,有的少女思春,加上云雾缭绕,变幻莫测,颇有仙气。 沿着西海岸栈道约走两个多小时,便到了三清宫,这里原是三 清山人文景观的集萃地,也是道教古建筑群的“露天博物馆”,景区平均海拔约1530米,范围上至“九天应之府”,下至“风门”。历时1600多年,源远流长,共有观、殿、府、坊、泉 、池、桥、墓、台、塔等230多处古建筑及文物。这些古建筑及文物依据“先天八卦图式”精巧布局,是研究我国道教古建筑设计布局的宝地。然而现在硕果仅存的只后来重建的大殿和殿前的小平台以及一些零星的小建筑,而且沦为铜臭味较浓的求签算卦之地,花花在殿内仅呆了1分钟便出来。 过了三清宫走约半小时台阶路便来到了东海岸,依旧是悬崖绝壁上的人工栈道,长约1600米,是06年年底才竣工的,是为了把西海岸栈道同南清园等景区连接起来,形成了一体的三清山核心景区环形栈道旅游线路。东海岸有两个人工的景观值得一提,一是两山之间的一座绳索桥,下面是万丈深渊,几个人走上去,摇摇欲坠般的,是否有武侠片中大侠的潇洒就不得而知了,大家可以去试试;二是玻璃观景台,是在栈道外搭起突出的玻璃露台,站在上面,有如停在半空中的小鸟,下面依旧是悬崖绝壁,是否有小鸟的轻盈是否有朝下望的胆量,因人而异不好妄加判断,反正花花是有些哆嗦。此后因时间关系,我们也只能在上面远远的俯视一下南清园最有代表性的一些景观,如巨蟒出山、司春女神等,而不能近距离与其亲密接触,这是他们唯一的遗憾(反正花花以前是经常接触滴)。一路走来,时间飞快,腿脚酸痛,可那些大多来自上海江苏的老弱病残们的精神值得花花钦佩,除三位中途退出外,其余都坚持走完了5个多小时的山路,而且毫无怨言大呼过瘾不虚此行。5点下山,吃过晚饭,6点准时朝婺源进发。。 晚上8点到达婺源县城,入住婺安宾馆,傍着县公安局的大门,安全问题可想而知是勿需担忧的。唯一一间三人间,花花与那恐高的小伙儿及浙江某集团一位副书记分享,其余标准间自由搭配。一天的疲惫让我仨人洗漱完毕后便倒头睡去。7点早饭,7点半准时出发。婺源花花来过两次,也就匆匆而过,无暇去欣赏它乡村的美丽,而且花花小时候就是江南乡村里长大的,说实在滴,再美也不过是司空见惯的晨雾、炊烟、古民居,在城市长大的他们稀罕得不得了似的,而花花却没啥感觉。 第一站是李坑,纯粹的小桥流水人家的水乡风情,“坑”意“小溪”,“李”为之大姓,故名“李坑”。吸引花花也只有马头墙、蝴蝶瓦,徽派的古建筑对于花花这来自山区的孩子见得少些。明清留下来的古民居、古桥、古亭、古树,倒映在自西向东流淌的小溪上,构成了一幅江南水乡的画卷。啥世外桃源啊,啥炊烟袅袅,啥烟锁古桥啊,在大家为之惊叹的时候,花花心里却是一句“少见多怪”。和乌镇、同里一样,随着游客的剧增,其商业化的气息也愈发沉重了,那世外桃源的气息也日渐淡薄。 第二站是江湾,江总书记的祖籍地,这就更没啥“景”没啥“色”,到这儿的人,无非是想沾沾伟人的仙气福气,瞻仰瞻仰伟人的足迹,江家大宅寻不见,可以看看气势恢宏的萧江宗祠,看看江总书记为之亲笔题词的江湾中心小学,看看江湾新建的商业街而已。 第三站也是最后一站,是晓起村。晓起地名的由来是唐朝年间,因该村汪姓始祖汪万武逃乱至此时天刚破晓,惊魂未定的他就将此地叫做“晓起”。我们无缘晓起的晨雾、炊烟,只能感受了一下晓起的农家饭和千年的古樟,在徽派古民居的宽敞的天井里,摆上7、8桌,上面可见蓝蓝的天空,吃着婺源特产的荷包红鲤鱼,嫩滑鲜美,那个美哈。。 午饭结束后,就都是些导游同志导演的必修课,美其名曰,喝茶、泡脚、购物,其实就是要游客们为当地经济作出一点贡献,而导游同志可以借此提成罢了,那些江浙上海来的老头老太们也着实大方,给足了导游面子,视金钱为粪土,放开大大的荷包,大包小包堆满怀,不难想象我们的导游同志也必是乐开了怀。下午1点就从婺源出来,到上饶本3个小时的路程开了整整5个小时。晚上六点总算回到了上饶。两天的陪同工作就此告了段落,花花身心俱疲,苦不堪言。花花在此申明,下次如有哪位来此一游,可千万别找花花作陪哈,不过未婚的妹妹除外。。哈哈哈。。。。

(巨蟒出山)

(高空栈道)

(李坑)

(晓起村)

(江湾)

上一篇: 群山的呼唤